< 195:凌沙说:痛在他身,疼在我心(二更)_田园之医妻有毒_都市小说_会声会影论坛 ag亚洲游戏|优惠,亚游ag8官网|开户,ag是什么|官网
会声会影论坛 > 都市小说 > 田园之医妻有毒 > 195:凌沙说:痛在他身,疼在我心(二更)
????时府。

????时傲从学馆回家后,就见到黄小义在后院的小门处来回徘徊。

????他让书童把书箱子背进自己书房里,走向了黄小义,他知道,他是在等自己。

????原本,他是想让黄小义跟他一起去书馆念书的,可黄小义推辞了,只说不放心弟弟,要在家里照顾他。她心里虚啊,万一在书馆她的身份被暴露了,是会害了时傲的。

????对于这个时少爷,她打心眼里是感,时傲顿了一下,他想像不到全家遇到那样的事时的感觉,但他看到她眼里的痛,心里突然也痛了一下。

????见鬼了,莫非,我时傲还对一个男人生出怜悯之情了?时傲心里暗暗的骂了自己一句,赶紧端正了一下自己的态度,点了点头,继续说道:“那可有我能帮忙的地方?”

????黄小义听到时傲这句话,笑了,点了点头,“有的”

????第二日,二月初六,时傲一大早,让书童替自己去书馆找夫子请假,他自己则是骑着马直奔大石村而去。

????今日,凌沙照旧在吃过早饭后,去李大夫家去坐诊去了。

????时傲来了后,直接先去的杜家,被告知凌沙去了李大夫那里后,他又去李大夫家去了,同时告诉卢氏,他今天中午在这里吃饭。

????卢氏笑着点头,问他想吃啥,他想了想,说想吃干娘做的酱猪蹄。

????卢氏笑呵呵的应下,去厨房准备去了。

????凌沙见到时傲来了时,诧异,问他来干嘛?

????时傲把黄小义的话给凌沙转述了一遍。

????凌沙听到是二月十八日,眉毛一挑,“还真是巧,正好也在这日?嗯,我知道了,提前一天我去你家。”

????时傲却发现了凌沙的神色变化,刚才凌沙眉毛的微微挑动,没逃过他的眼睛。

????“二月十八,你原本是有什么事吗?”

????“是有那么点看戏的事,不过救人要紧,戏可以不看。”说着话,凌沙嘴角勾起,显示着她的好心情。

????“说出来一起乐呵一下呗!”时傲凑近了凌沙,期待的问道。

????“二月十八,不是那谁和那谁成亲的日子吗,还记得吗?”凌沙笑眯眯的问道。

????“那谁和那谁?谁啊?啊,对,想起来了,然后呢?会有什么好戏?”时傲想起是谁了,那两个,不是与老白和干妹有仇吗,他们成亲有什么好看的?

????等等。

????“难道你是想做点什么吗?”时傲突然眼睛一亮问道。

????“那当然,虽然村长处罚过他们了,但是那惩罚他们竟然对秀才行凶,这惩罚可没替白大哥出了一点气,痛在他身,疼在我心。这账,不会就这么算了,至少要让他也知道一点痛苦是什么滋味。且他胆敢挑唆人去打白大哥,还有他言语间的侮辱,这事,怎么可能轻易的就算了?那我杜凌沙也太好欺负了。”凌沙说着话时,双眼里满是戾气,一如她知道了白宴冰受伤那一日的神情。

????时傲默默的看着此时的凌沙,轻笑了一下,伸手探过去,摸了摸她的头,“能做你的男人真好,你这丫头还真是护短。”口气中,满是柠檬味。

????凌沙被他摸小狗般的动作安慰到了,但她还是瞪了他一眼,推开他的手,“别带着用你看小狗般的眼神去摸我的头。”

????“噗你这丫头,嘴真毒,连自己都不放过。好了,那是不是十八那日你去不了啊!”

????“没事,我今天回家重新把‘净身’鼓捣一下,让药效延迟两天就可以了。”凌沙刺眼一笑,可惜的只是自己不能亲眼看到那两渣奔溃的场景罢了!

????“净身?那日就听到过这个名称,也忘记了问你,那是什么?新药吗?”时傲好奇。

????“对,偶尔一日出现的灵感,就配出来了。”凌沙呲牙一笑,这东西,可是专门针对男人的。

????“什么药效,竟然要在他们成亲时用?”时傲更加好奇了,净身这个词,好像有点那个意思。

????“你猜!”凌沙笑的一脸暧昧。

????时傲突然瞪大了眼,想起了净身是干什么的了,太监进宫时要净身,莫非,这丫头的那药,就是让男人做不了男人?

????还在成亲之时?那就是特意针对洞房之夜呗。

????好狠!

????果然是这丫头的风格。

????“干妹,要不,我回去让晨星改个时间?我也好想看那场景啊!”时傲有些小。我也就是整他一阵子,过几个月看他表现,可以的话,得给人解了。”凌沙摇了摇头。

????时傲气馁,“好吧,不过你这丫头还真是善良,要我的话,就让他一辈子不举,好歹他家也不是就他一个儿子吧?”

????“那不一样。不过也要看情况的,他不再来招惹我们,能好好做人,做个善良的人,我也没有让他一辈子那样的道理。”凌沙摆了摆手。

????“好吧!”时傲点头。

????“对了,我接到了京城那边递来的消息,那宝寿堂已经定下了今年四月初八,京城百花节时分,在药铺里推出抢购美人面的活动,不过只卖两瓶,另外一瓶,说是要拿到拍卖行去卖。宝寿堂的幕后老板也很是看中你的药,打算帮你打名声。”时傲也有点好奇这宝寿堂,就像是想捧干妹一样,莫非他们也是看中了干妹这个配药的潜在能力?

????“哦,”凌沙淡淡的哦了一声,并不关心这个事情,好像那与自己没有多大关系。

????“干妹,你说,我们可不可以把你是李玉神医后代的事情透漏给那宝寿堂呢?你不是需要振兴李氏医门吗?如果京城最大的宝寿堂能帮你宣传,那么,外面的人就知道神医李半夏与宝寿堂有关系,这样一来,其实对你以后到京城立足,有很大的好处。”时傲的头脑转的很快,他突然想到了这一茬,甚至觉得借着宝寿堂捧干妹这个时候,再把她的身份传出去,这样,对她以后发扬李氏医门有很大的好处的。

????听到他的话,凌沙仔细的思索了一下,觉得倒是也确实是个机会。

????“透露给他们可以,不过,我以后不会去京城立足的。总不会离这里太远,师傅在这里,李家也在这里,我走不远的,我也不能不管他们的。我以后也还要回去师祖的幽灵山谷看看,至于在哪立足,在哪立李氏医门的根据地,我还没想好。”

????“好,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,但是这个好机会,真是该抓住的。那我明日回去,就给京城传信。”时傲点头。

????“嗯,”凌沙淡淡点头。

????“对了,沙儿,你准备下一批给宝寿堂交的货给什么?可有备好?如今三个月的期限已过,我估计对方下一次给我来消息,就该是催药了。”时傲突然想起这事来。

????“药我倒是做了很多,你今天如果不回的话,自己挑一下,除了净身不能以外,其他的还是可以的。”凌沙点头,既然签了协议,肯定是要办到的。

????“好!”时傲点头。

????“沙儿,就是你要在京城买两间铺子的事,还没着落,最繁华的那条正阳街上的铺子,很紧缺,根本不好寻到卖家。”时傲有些懊恼的道。

????“不急,这种事,也是可遇不可求的。”凌沙点头,“倒是在五木镇上,我看中这一片地方,就是听说那地方有些问题。等十八给晨星办完那件事,你陪我去看看,能否买下来。”

????凌沙想起了上次看到的那一片据说闹鬼的破宅烂院的地片。

????“行。”时傲点头。

????而他们却不知道,时傲口中的宝寿堂的人,此时却正有一个人上时府拜访,并言明找他。

????被告知少爷今日出门拜访好友后,对方只好无功而返。

????————

????白宴冰正在自家的新房工地上忙碌着,不妨时傲笑眯眯的走了过来。

????“你什么时候来的?又逃课?”白宴冰皱眉。

????“什么叫逃课,别说的那么难听嘛,我这叫请假,请一天的那种,嘿嘿。我来找干妹有点事。”

????时傲说完,自动自发的开始转着新房的院子看着,“老白,你这是要盖府苑吗?怎么房子还盖在院子中间?可府苑的话,有点小吧!”

????“嗯,有点那种意思,这是沙儿亲自设计的,画的图。”白宴冰说着一副开心的样子。

????时傲看着他的傻样,默默的转开视线,心里骂了句,二傻子似的,好像就你有媳妇了似的。

????“中午去干爹家吃饭吧,干娘给我做酱猪蹄。”时傲开心的呲着牙炫耀道。

????“好!”这小子,倒是会卖乖!

????事实证明,卢氏做的酱猪蹄,真的是一绝,大郎小弟丁桂香,凌沙和白宴冰时傲,六个人,卢氏一人给煮了一个猪蹄,倒是他们四个长辈分着吃了一个,他们也不敢吃太多,怕肚子会不舒服。可这几个小的,却是稀罕的不行,一段时间不吃,就想的紧,非要她给坐着吃一顿。

????白宴冰如今在杜家,那就像是儿子一样自由了,来吃饭更是家常便饭,卢氏每日准备饭菜时,也会不由的多准备一些,就是在给白宴冰备着,省得他哪日突然来了,不够吃。

????饭后,三个人去了凌沙的房间。

????白宴冰听时傲和凌沙说了一些黄小义的事后,点了点头,“如果需要我帮忙的话,记得通知我。”

????“没什么需要你帮忙的,你就好好的收拾新房吧,该种的树,也差不多该准备了。院子里准备种花的地方,空出来,我给你准备花籽,咱们一起种。”凌沙摆了摆手。

????“好,”白宴冰点头。被凌沙的这一句话安抚到了。

????下午,时傲告别了杜家,跟着白宴冰和大郎去工地上帮忙。

????晚上,时傲在杜家住的,和凌沙一起挑挑拣拣,最终确定了‘一夜白头’。这个药,是凌沙经过研究那次那个白胡子老伯的胡子得出的心得。当然,她这个药并不是像那老头一样,是染的,而凌沙这个,是需要内服的,她做成了药丸,一个小瓶里放了三颗,一共做了三瓶。

????“真的可以一夜白头?”时傲有些不相信的道。

????“当然,你要不要试试?”

????凌沙拿起一颗。

????“不,还是留着给宝寿堂的人吧。”时傲想想就恐怖,自己不想看到自己一夜白头的样子。

????“怂,这个你不想试药了?有解药的,我已经研制出来了。”凌沙继续鼓励。

????“不了,我不要那一瓶赠送就是了,时傲摆手,

????“好吧,希望你不要后悔。”凌沙笑眯眯的说完,又拿出三个黑色的小药瓶,与刚才的那三瓶白色的小瓶放在了一起。

????“那我就收起了,等着我的消息吧,如果这个月他们不递来消息的话,下个月我带着这些药再去一趟京城。”时傲承诺。

????“嗯,你看着怎么弄吧!”选定了药,凌沙就想赶人,睡觉了。

????时傲也识趣,赶紧抱着药瓶回华大夫住过的那个屋子里休息去了。

????————

????第二日,时傲回到府里时,被告知有人来拜访过他,问询了一下家人,说没留下任何讯息后,时傲觉得对方应该不是什么重要的人。

????就在他正要去黄小义姐弟俩住的小院子里时,管家来禀报,昨日来拜访的那位公子又来了。

????时傲点头,让带进来。

????他是在自己的书房里见的对方。

????看着眼前这个看上去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,时傲确定,自己没见过这个人。

????对方的容貌并不出众,是那种丢在人群里再也找不出来的人。但是他的衣着,很是讲究,金丝锦,淡蓝的袍子,金丝滚边,莫名的就给这人增添了几分贵气。

????“不知公子来自哪里?找在下,为了何事?”待下人上好茶,下去后,时傲拱手一礼,问道。

????“在下华云,来自京城。”华云的声音倒是很好听。

????说着话,华云取出了宝寿堂的令牌。

????时傲看到这个青铜令牌后一愣,随即也从自己的柜子里的一个小小箱子里取出一个一模一样的令牌,两个一起比对了一下,发现竟然一模一样。

????确定了对方真的是宝寿堂的人后,时傲大喜,昨日还在与凌沙说着宝寿堂的事,今日这人就上门了?啊,不对,人家昨天就上门来着。

????“你是万掌柜派过来的?”时傲笑了笑,把令牌还给华云,轻声问道。

????“我是我们公子身边的人,这次来,主要是万掌柜的让我问问时公子,下一批的药会在什么时候交付?”华云不卑不吭的说道。

????“什么时候都可以,只要是带着上次的协议,能代替万掌柜来取药的,我就可以随时交付。李半夏神医在上个月已经把药给我了,只是因为我一直在学馆里念书,没时间去京城。”时傲淡淡的说道。

????华云一听,一愣,现在就可以交?不过,自己手里没协议,也代表不了万掌柜的,所以,这事,得回去问公子,他可要出面?协议他可有带?

????------题外话------

????凌晨好,一点半打卡,终于完成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