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 110公主搬救兵(三更)_农门闲女之家里有矿不种田_都市小说_会声会影论坛 ag亚洲游戏|优惠,亚游ag8官网|开户,ag是什么|官网
????镇国公府的认亲宴,从早到晚的流水席,吃完一拨还有下一拨。

????郝甜给小雪雪上了药,把她抱去竹园,交给阮氏。

????平复好情绪,郝甜牵着旺仔去找冉老夫人。

????旺仔心中很是愧疚,同小雪雪不住地道歉,说了好多好多讨好的话,小雪雪也安慰了旺仔好久。

????“阿姑……是我错了,对不起。”旺仔被郝甜牵着走出了竹园,还忍不住同郝甜道歉。

????旺仔对于郝甜的称呼,从最开始学三只小崽儿的那一声“阿姐”,到后面因着辈分改变的“姑姑”、“小姑姑”、“阿姑”。

????人前,旺仔正儿八经地称呼郝甜“姑姑”,人后就“小姑姑”、“阿姑”换着来。

????普通百姓家里,为了显示亲昵,会在称呼上加一个“阿”字。

????娘就叫阿娘,爹就叫阿爹,以此类推。

????但是高门大户,在称呼上就很正式,私下里可能各有些微不同,但在人前,却都是古板正式得很。

????按规矩,郝甜若是已婚,旺仔得称她“姑母”,未婚才称“姑姑”。

????但旺仔喊了郝甜一声“阿姑”,可见他眼下带着些撒娇的成分。

????旺仔确实是真心实意地认错,却也想撒着娇哄郝甜不要生他的气。

????小雪雪在八角亭里说的话,旺仔自然也听得懂,他心里愧疚,也心疼小雪雪,也替小雪雪心疼郝甜。

????郝甜捏了捏旺仔肉乎乎的小胖圆脸,朝他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,“旺仔,你知道为什么大人做错了事要重罚,小孩做错了事却可以轻罚或是不罚吗?”

????旺仔搔了搔头,“因为大人是大人,小孩是小孩。”

????好吧!

????他好像懂这个意思,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????郝甜扬了扬唇,“是因为大人也是从小孩长大的,如果小孩做错了事,因为他年纪小,所以轻罚或是不罚,这个时候,家长主要以教育为主,处罚为辅。”

????“可当他长大了,他还是做错事,这就说明小时候没被家长教好,才把错一直带到大,如果再不重罚,就会酿成更大的错。”

????“你现在知道为何你越长大,你的家人对你约束得越严了吧?”

????旺仔摸着小脑袋想了想,然后点了点头。

????“小孩子做错一件事没关系,因为他年纪小,不懂事,但若是做错一件又一件,就是家人不教不管或者是教不好,这就是他家人的错,若是这个小孩子犯下不可原谅的大错,那就该要他的家人替他承担处罚。”

????“上梁不正下梁歪,家风正,子孙兴,你是家里的嫡子嫡孙嫡曾孙,上面有那么多长辈给你做榜样,今后,你也要给下面的孩子做榜样。”

????“不要怕做错事,但是同样的事,家里长辈教你了,就不能再犯。说这么多,你可明白?”

????郝甜目光直视旺仔憋得通红的小脸。

????旺仔重重地点了点头。

????“旺仔,我同你说这么多,不是批评你今天这事做错了,因为你本身并未做错,今天这事雪雪受伤了也不怪你,我更不怪你,只是恰好遇上这么个话题,才同你说这一番话,你是我看着长大的孩子,我很喜欢你,才希望你越长越好。”

????郝甜确实很喜欢旺仔,今日又见了隆丰公主的妹妹,她忽然有了种危机意识。

????才五岁的女娃娃已经知道做错事却不承认,还会反咬人。

????一看就是被纵容惯坏了的,这样养下去,会越养越废。

????郝甜不希望旺仔在一群被娇惯纵容着的孩子群里长大,那样旺仔也会被带偏带废。

????虽然旺仔有冉老夫人和陆氏管着,但今后去了学堂,物以类聚人以群分,很多事等发生了再想事后纠正回来,怕是很难。

????所以,郝甜也顾不得是否“多此一举”,还是提前给旺仔打了预防针。

????“我知道,阿姑疼我。”

????旺仔吸了吸鼻子,他其实心里也是委屈的,因为他也是被欺负的那个,只是想想小雪雪受伤是因为他,所以他觉得自己有错,小心心好自责好自责的,心情也一点都不美丽了。

????听得郝甜说他没错,也不怪他,还说很喜欢他,这才真正释怀起来。

????“阿姑……阿姑,那你是不是也不生气了?”旺仔试探着问。

????“嗯嗯,不生气了。”郝甜揉了揉旺仔的小脑袋,牵着旺仔加快了步伐。

????旺仔的小胖圆脸这才雨过天晴。

????二人直奔秋枫园。

????秋枫园里有个人工湖,园子里的建筑都是临湖而建,水榭楼台,小桥流水,一物一景都是仿造着诗情画意的风雅而来。

????镇国公府三代武将,冉老夫人和陆氏又是巾帼飒爽之人,所以镇国公府的宅子,原先的风格都是简约大气。

????直到曾经的大昱第一才女云氏进门,府中才多了婉约玲珑之美。

????秋枫园就是云氏督促人建造的,用以专门举办宴会招待客人,所以园子里有曲水流觞的宾客席位;有戏台,舞乐台;有琴室、棋室、书室、画室、牌室;投壶场、打靶场……

????几乎把这个时代的轻娱乐项目都搬进了这个园子里。

????玩累了还有客房可供休息小憩。

????所以,来镇国公府赴宴,不会觉得无聊。

????郝甜算是见识到了古代版的贵族派对了。

????冉老夫人陪着一群贵夫人在看戏,郝甜牵着旺仔过去,在冉老夫人耳边简单说了先前的纷争。

????“雪雪那孩子没事吧?”冉老夫人听了,没做评论,只问了小雪雪的情况。

????郝甜答:“伤不重,已经上了药,过几日就能好。”

????“那就好,你舅母去招呼客人了,你坐这陪我看戏吧!”冉老夫人的意思是要郝甜陪在她身边,这样要是有心人想要找茬,还得看她答不答应。

????先前郝甜同盛景盈发生争执,虽然是在镇国公府的偏院,但还是吸引了一些围观的人。

????这些人因着看到盛景盈,不愿惹麻烦,所以都是远远地瞧着热闹,没人敢上前来凑热闹。

????却将郝甜与盛景盈的对话听了个清楚明白,这会子已经传开了。

????冉老夫人在郝甜告知她之前,就已经听齐嬷嬷说了一遍。

????镇国公府的宅子大,仆人也多,冉老夫人管着这座宅子几十年,任何一处的风吹草动都瞒不过她。

????“好。”郝甜坐上冉老夫人旁边的椅子上,这个位置大概是去招待客人的陆氏先前坐着的,而周围都坐了人,没有空位了。

????郝甜就准备把旺仔抱着放到自己脚上坐着,结果他却扭捏一下,眼巴巴地看着郝甜,一脸的苦哈哈。

????旺仔不喜欢看戏,觉得戏台子上的人“咿咿呀呀”得跟念经似的,比她阿娘和阿奶念叨他还要难受。

????郝甜有些为难,但她此刻确实待在冉老夫人身边最明智。

????“齐嬷嬷,你带旺哥儿去找定初。”冉老夫人解了郝甜的困境。

????“谢曾祖母。”旺仔识相地向冉老夫人卖了个乖。

????“跟着你小叔,要听话。”冉老夫人叮嘱旺仔一句。

????“是。”旺仔朝着冉老夫人行了个规规矩矩的礼,又偷偷地向郝甜办了个鬼脸,才跟着齐嬷嬷,屁颠屁颠地走远。

????郝甜忍俊不禁,心下阴霾消散。

????冉老夫人又开始神情专注投入地看戏,郝甜也认真盯着戏台之上,目光却是分散开的,她在发呆。

????围着二人坐着的一群贵夫人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眼神传递着无数的八卦信息,却终是没有一个人敢先起个头。

????宫里的太后都敬着冉老夫人三分,这宫外的贵夫人,对冉老夫人更是又敬又怕。

????齐嬷嬷把旺仔送到冉定初那边,沉着脸回来了,还带来一个长得俊俏的小厮,“郡主,太子派了小厮来传话。”

????郝甜回过神来,打量了那俊俏小厮一眼,“什么话?”

????俊俏小厮向郝甜行了一礼,“参见花醴郡主,小的奉太子之命,请县主去投壶。”

????郝甜转头,目光与冉老夫人对视一眼。

????二人都知投壶只是个幌子,太子明显是隆丰公主盛景盈搬来的救兵。

????目的不言而喻。

????并且,还拒绝不得。

????“红缨,你陪冉丫头去玩吧!”冉老夫人喊了随侍在身后的红缨。

????“是。”红缨应声。

????“好好玩,要尽兴。”冉老夫人笑眯眯地叮嘱郝甜。

????意思是随她闹,出了事都给她兜着。

????“好嘞!”郝甜朝着冉老夫人俏皮地眨了眨眼。